• 从小我就有个毛病,写东西从来不坚持,日记本换了一车又一车,每本上的日记都是只停留在三页以内,然后兴高采烈的换下一本并发誓要写满一本日记,记录一整本我的生活而且是每天的,事实证明,这是个笑谈。最后除了每个似新非旧的被撕掉几页的日记本,还有就是隔了一两个月的一段所谓日记的话,更有甚者是隔了一两年,你看,这也是。

    我看着上一篇的时间,2012年2月几个字晃得我眼睛疼脑袋疼,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狗血情节,被偷走的那几年,如果按此逻辑,那我只能是被偷走的二十多年,换个说法,选择性失忆症的一生。

     

    刚刚打开一个曾经生命里视为全部的人的朋友圈,看他的一段音频,声音一出现整个脑子就开始飞速运转,只可惜齿轮零件已经生锈,只能听见永动机发作和零部件卡住的嗡嗡声。然后回想,那个人是我什么时候视为生命全部的,为什么会视为全部,最终答案必然是无解。就好像你每天上班路过了一个漂亮的人,你除了多看几眼再回头瞄几下心里意淫一小下之外你也做不了什么,等到很久之后无意谈起长得漂亮的人,你觉得你还会想起你曾经遇见过的一个路人吗。

     

    前几天和一个朋友吃饭,席间聊起他还无法忘记他的前女友,说最近梦见她了,可醒来之后却怎么也想不起和她分手时的画面,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记得女友开车离去的背影,他用了五分钟来形容这个背影,我用了五分钟来听这个背影,我其实想说你这是选择性失忆症,之所以会选择性失忆,而不是忘记了你每天拉屎吃饭上班回家,是因为你觉得这段记忆很重要,重要到每每一回想就会痛,所以大脑下意识的慢慢忘却,我不知道我的理论是否成立,我只知道,我就是这样的一个病人。

     

    我不会告诉他我有病,也不会告诉他有病,这个无法忘记前女友的男人,我只是坐在他车里听他听的歌,听他讲故事,听他说人生的意义,最后下车时总结为人生根本没意义,我不知该赞同还是反驳,所以只是默默关了车门,看着车子开走,努力感受他看他前女友背影时的感受,最后我发现,背影是个悲伤地角度。难怪教科书里都有,这种悲伤要从小就灌输,以防长大后更悲伤。

     

    可事实证明,我们依旧很悲伤。即便从小就学习了这种孤独感。

     

    我曾感叹亲爱的二逼城市多么二逼,兜兜转转也没摆脱二逼的影子,如今一个人生活,更让我坚定了自己是个二逼。

    妈妈决定去寺院修行,从此脱离红尘,远离苦海。我一开始还觉得不能在酷,慢慢一个人惯了便开始不笑不讲话不开心。人生真有意思,身边的人逐一远去,生离死别四个字我是真真的每个都尝试过了。

     

    休息一天,看了一个电影,取了一个快递,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一包烟,然后回到一个人的家。

    决定消灭掉一直想看但一直没看的素媛,借着机会哭个天昏地暗,可最后也只是个流泪而已。看豆瓣的人说自己哭的跟傻逼似的,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冷血了,马上就要变成杀人狂了么。恩,我觉得应该不是。

     

    看了一眼电话,毫无看点。我觉得一个人生活最悲伤的就是没人找你,亦或者说最悲伤的是电话响了屏幕上出现的不是你想的那个人,你只能调整后平静的接起说着一些不痛不痒的话。挂电话之后许久也就忘了刚才有人打过电话这回事。久而久之觉得自己压根没人找,这也是我诊断我自己的另一个重要条件。

     

    扣题:一人の时间。

     

  • 我给自己的一篇博客上了锁,然后我忘记了密码

     

    我交了一个男朋友,比我小三岁,每天打打闹闹,吃饭拉屎,说着结婚,我幻想着要不要把自己一身傲骨一屁股臭毛病交到眼前这个男人手里,思想上心存疑虑和不甘,行动上却还要对他加以指导,他连微博淘宝都不知道怎么用,教会他的同时我却茫然了,人生到底应该像我这样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看不顺什么都不满足还是像他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容易满足来的更轻松更直接,我不知道,也许,可能,大概,或者,吧。

     

    我记不住所有人的电话号,但却可以轻松背下一串数字,前提是在删除了好多年之后,还得是不用号码归属地的帮助,我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杂技,我想上出彩中国人,告诉大家我的绝活是忘不掉一个人。

     

    我有时会走过一个地方,停在那,回忆这个地方我跟谁来过,还是个男人,但我最后还是走了,因为我想不起来,我也会常常回忆我之前几年都干了什么,但最后我也是不想了,因为我还是想不起来,我把以上病状归纳为选择性失忆,临床诊断为对于某些不想记起的事物人物会逃避性的躲开,随之忘记,临床诊断也说了对于耿耿念着想着忘不掉的一个人,此症状称为脑残。

     

    但我觉得我不是脑残。

     

    我看前一篇博客是去年这个时候写的,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找工作,在家呆的像大闸蟹,只想翻山越岭的爬出去,后来这个时候我去了现在这个公司,人来人往,起起伏伏,也干了一年,这是我呆的最长时间的公司,我不知道该说我自己无能还是坚强,因为这期间也有一些好朋友离开,再来人,再离开,我像个工厂的打更老大爷,看着一波又一波人在我的年华里成长老去离开,老大爷心想我也就这样了,混口饭吃吧,但老大爷又觉得心有不甘,这种不甘时常涌上心头,例如看见别人过得好的时候,看见同类别知识分子自食其力的时候,看着别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但老大爷不承认这是嫉妒,老大爷觉得这只是命运的滚滚车轮下把人打磨得更真实而已,期间带着疼痛带着不舍带着刺啦刺啦大电钻般打磨的钻心疼,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成型,地上一块一块的被打磨掉的肉,老大爷不知道这项工程是否达标,因为没有人下指标,所有规格都是老大爷自己参与并设定,淌血的电钻在老大爷的手里。

     

    我鄙视老大爷和我。

     

     

  • 2013-01-23

    软炸肉和咖啡

      我突然怀念起在老家的日子。

      那时一切都还很美好,没有金钱的争夺没有压力的活着,我只负责每天下午起床喝已经准备好的咖啡 看网页看电影 阳光洒在我肩头 外面的景色我不喜欢 单纯的只是爱着窗户里面的一切而已,那时老妈还很健康 每天穿着精心搭配好的衣服上班,命运的不公并没有抹杀她对衣服的喜爱 我也如此 她总说每天穿的不是面子 是心情 我很爱看她找衣服时的神情 好像一个少女在第一次约会前的准备 但天知道她的生命里有几个男人 。那时的她忙碌而快乐 好像工作的压力在她眼里都是来者不拒的娱乐项目 每天下班回家的她会跟我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讨论晚餐吃什么 如果一时兴起两人便穿衣服出门 散步在我们都为之厌恶的城市街头 一起看路人们的乐子 我们说着与这城市不相关的话题 但却从来不逛街 因为我与她都觉得这城市太土气 ,她的口头禅就是 你以后可千万不能回这。

      她总说我是个动物 因为我从来不吃菜与水果 唯一吃的便是肉 她养了我二十多年 自然知道我好哪口 每天要不就是炸猪排要不就是软炸肉 巴掌大小的一块里脊切成片炸成金黄色 够我吃一天 每次她都问 好吃么 我说恩  现在想起来 那味道并不是多美味 只是家的味道而已 。对于软炸肉 她真是做的乐此不疲的 半夜两点 我说我饿了 她说给你做软炸肉? 我说会胖的 她说没事 胖瘦都好看 我有时候怀疑她到底是我妈还是我对象还是我姐姐 最后觉得她是我没有的总和。

      我喜欢她每天下班时门外的脚步声 接着就是插钥匙的声音 这声音好像陪伴了我整个童年 我小时候会像狗一样在门里等 一听到插钥匙的声音立马扑过去 小时候的身板足矣挂在我妈身上 她就这么让我挂着 关门 然后拿出今天买的好东西 。那时亦是如此 只不过不再扑她 而是等着她回来 没变的是依旧看她今天买了什么 还有就是一沉不变的一大块猪里脊。

     我有时候开冰箱会被吓着 里面放着大大小小的肉 我瞬间感觉我好罪恶 我从小时候到现在好像吃了一个养猪场的猪。

      可能每个孩子都觉得自己的妈妈做饭最好吃 包括我 小时候我总觉得电视上演的厨师都没我妈厉害 做的菜看着一点也不想吃 这时我就会说 妈!他们都没有你厉害 做的东西我一点也不想吃! 随后便换来一盘刚出锅的软炸肉。后来我开始喝咖啡 开始是在上大学的时候 北方的冬天干燥寒冷 每天早上起床伴随着满嘴的脏话和不情愿 但还是会给自己冲杯咖啡 那时觉得咖啡真好喝 暖暖的 苦苦的 有好几次我因为喝咖啡而上课迟到 老师问迟到的理由 我差点就说我在等咖啡凉。在家时候也是如此 只不过没有了匆匆喝匆匆走 我妈买了各式各样的杯子 每天换着杯子给我弄咖啡 我即使睡到下午三点 她依旧会微笑着给我弄咖啡 嘴里说着她养了一头猪 我心想还不是你喂得。

      我知道我回不去了。

      我回想着以前在家时候的万般不情愿 总想着出去 离开家里 。现在我离开了 却又怀念起软炸肉和咖啡,两个压根不搭边的东西 却让我翻江倒海的想回家 但我知道我回不去了 。现在看着我妈一沉不变的棉服每天忙忙碌碌 回家之后也懒得和我讲话 偶尔看她便是她大把大把的吃药 和每天睡觉时难受的呻吟  有时我会自己炒个菜 让她也吃 她说她嘴里没味 我说那是好吃还是不好吃 她说没熟。她总说没有过不去的坎 老天留你一口气就是还有生存下去的理由 我想也是,至少还有软炸肉和咖啡在等着我。

      刚刚的咖啡很苦 好像一杯去痛片加了水 我也开始怀疑我嘴是不是也没味了 但发现不是 至少我还能喝出苦味 但现在除了苦味 我好像也感觉不到其他味道了。

  •  

     

     如题

     

    突然想念我那些少得可怜亲密无间的男男女女盆友们了  喃们过的还好吗  是和我一样傻逼的周而复始着吗  我发现我形容自己形容的真他妈的贴切 

     

    你我都在一二逼城市里寻找着怎么才能不活成像个二逼的方法   所以有时候我特别羡慕对生活充满美好憧憬与愿望每天憋足了劲儿去生活或者生存的人 你们真好 你们看不见一丁点生活的操蛋  亦或者你们压根就不去想 他们有个小工作下班了有个小爱人晚上用个小晚膳看个小电影再晚点有个小性生活怀着感恩的心睡去 第二天重新开始又是新的一天  偶尔吵架不顺心发个小文艺微博就觉得抒发完了   一般都把这种人归纳为动物的配种     亲爱的们 可惜你们生在了一个傻逼的世界与城市 只不过这个世界是由无数个你们这样的小载体支撑起来的 即使你们正面能量再怎么强大 它依旧傻逼 依旧操蛋  你说是不是。

    你说什么?我瞎比次次? 好吧 随便你。

     

    这个二逼城市真小 我就这样遇见你  不过没有下句 别他妈跟我说这个城市真大 我们再也没遇见 放屁一样

    那谁讲话  一转身谁能把谁抛在脑后  是吧

     

    遂猜想可以换个地儿继续去拧巴  至少不想在这拧巴了 反正我在或不在你都那么二逼 是吧 我亲爱的连

    你说一个城市生活到最后活的恶心了 是谁的原因  怎么着 生不逢时?天没时地没利人没合?别跟我来这套  

     

    豆瓣兆赫里一文艺旁白在那叨叨叨的说着谁跟谁分手了谁跟谁结婚了 中间还夹着着几首所谓的伤心情歌 最后再来个结语 这玩意听完没有感同身受以及这不是说我呢吗的矫情腐烂情绪  捎带脚还得来一句 妈了个逼  哦 我的亲密敌人

    你看那边天多蓝 多黄 多黑   是啊 我们只开往最后一站  我们只在那儿有交集 最致命的是还是短暂的

     

     

     

  • 2012-01-24

    你们都吉祥

    你好 壬辰  

    千呼万唤把你盼来之后除了发现心情跟他妈的去年一点没区别外我还真没发现你哪儿好 所以请证明给我看你和辛卯是有区别的

     

    良说躺下就可以睡着 企图回想一些事情也被疲倦盖过 直接睡去  我理解 她累。但这是我一直奢望但达不到的状态。只要一闭眼就有一些事跟一些人奔你眼前来 一点辙都没有 早知道记忆力这么好我就去干点正事了 你妈的 脑袋里都他妈装了些什么东西  阴魂不散的  其实从某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一个时代过去了 捎带着一些人也随之消失 他们以我企及不了的速度朝着与我相反的方向远去 然后就再也没出现

    我跟自己打了个关于你的赌 不过我知道我输定了

     

    晚上遇见了两个朋友 我听着他们说话 看着看着就觉得一切都变了  我变了 他们也变了 你我都在哗啦哗啦的滚滚红尘里变的面目全非却浑然不知 。散场后娜问我 什么感觉  我说没感觉。没感觉 一个多么可怕的字眼

     

    7个小时之后我要去拜访我的亲戚 我觉得这句话真他妈恶心 这世界上竟然还存在着我的亲戚 这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  最傻逼的是我竟然还要去见他们对他们笑  你让他们一字排开除了都姓陈我甚至都叫不出各位土财主的名字与辈分 如果非得进行拜年这件事 我更乐中在隔壁楼里找点大爷大妈大侄子什么的陌生人比较靠谱 。没错 你说对了 这就一神经病在瞎逼次次 

     

    亲爱的你快来拯救我吧 带我逃离这操蛋的世界 

    不争气的我又饿了 

     

    我又回到了原点